取消
首页  »  剧情片  »  少年时代
少年时代9.0分
发布时间:
2018-11-15
类型:
剧情片
备注:
高清版
主演:
艾拉·科尔特兰 帕特丽夏·阿奎特 伊桑·霍克 罗蕾莱·林克莱特 ShaneGraham    
导演:
理查德·林克莱特   
年代:
2014
剧情:
本片报告一个男孩从6岁到18岁的死少历程,导演理查德·林克莱特花了12年时分去完成那部做品。它细心形貌了孩子的死少历程,..详细
OK播放①
OK播放②
优酷视频
腾讯视频
咪咕
相关视频
《少年时代》内容简介——蜜瓜电影网 更新最快的电影网站
本片报告一个男孩从6岁到18岁的死少历程,导演理查德·林克莱特花了12年时分去完成那部做品。它细心形貌了孩子的死少历程,及其女母亲各个圆里的窜改,可让没有雅众详真进微天体味光阴流逝的遗迹。为了没有挨搅主演艾推·萨我受的一样平常糊心,拍摄均正在他暑假时期的简短时分内完成。
最近我真是充分体会到了“片长定律”对好片的无效效果,从《冬眠》到教父三部曲、莱昂内六神作再到指环王EX版三部曲等等等等最后到这最短的《少年时代》,时间在这些影片上面似乎有点不够用,等看完了才意识到早就过了那个该洗洗睡了的时刻。不同于《冬眠》的嘴遁(不得不承认《冬眠》前半段真是磨我的耐性),《少年时代》从开篇至结尾我看得异常痴迷,即使在前半段那个像90年代电视剧画质的背景下也一样,我仿佛在看一本书,一本名为《十二年的行为艺术》的书。无怪乎英国权威电影杂志《TotalFilm》评价该片“形式很卓越,内容很‘寻常’,这是一部有野心、私密而令人难忘的电影。”在看这部电影的同时,我会时不时的会心一笑,时不时的陷入沉思,时不时的莫名伤感,时不时的黯然哽咽。但要是把这些元素单独抽出来看,它们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东西,没有励志人生,没有英雄拯救世界,没有戏剧化冲突,一切都是那么现实,但就是这非理想化的普通人生,就是这非典型美国片,它就是能让我笑让我思让我惆,就像该片导演林克莱特自己所言“我们不是在塑造角色,而是在发掘角色”。我上一次有这感觉记得是在看《无法触碰》,果然好片都有相似的共性,而烂片则各有各的烂法。本作真是一部让我倍感压力的作品,时间这把杀猪刀往那一摆,楞你是防御只有5的渣还是武装到牙齿的邦德全得扑街,当然,如果你是全身艾德曼金属的那位请留个手机号。就我个人而言,全片“两点一线”让我感触最深。这一幕真是不能用共鸣来形容了,用共振吧。本人在现实生活中几乎不使用网络聊天工具,例如微信啊QQ啊之类的,也不喜欢玩空间微博之流,不是说我不会用,而是不喜欢,就如片中主角说的那样,要联系我,就打电话来或者是面谈,而真正的交流,我总是偏向facetoface,也许是我的偏执吧,总之我认为人与人之间要想交心的交流,那就得这样。这一幕是母亲在送儿子去大学时的末尾那一段,她的流泪是在我的预料之内的,但依然阻止不了我那并不发达的泪腺。这一幕配上母亲之后的那段发自肺腑的心声,就如平地惊雷般炸得我无处躲藏。上面是我说的“两点”,而“一线”则是影片中母亲一路走来的辛酸历程。我在此只想说,母亲半生的经历,比她两个孩子谈论时间的流逝更令我动容。在此真的只能意会,无法言传。你懂得。也许对于现如今22岁的我来说,故作老成的在这里谈论沧海桑田时过境迁不免让人贻笑大方,但我相信这部电影能使每个阶段的人都有获得正能量的机会,至少我就“肤浅”的懂了应该抓住当下,更深刻的理解时不待我,另一方面,母性的伟大和养育我的辛苦,我将铭刻在心,至少,这是永不过时的。终。(芷宁写于2014年8月28日)《少年时代(Boyhood)》是一部看后值得仔细咂摸的影片,那些在观看时感觉轻描淡写的部分,于回味时却变得醇厚绵长,其中不乏岁月流逝、际遇辗转、人生百味的余韵,随着回溯的深远,还不断闪耀出其精彩迷人的一面来,这些在观看时却如似水流年般惯常,确是一次独特的观影体验。这部影片的母题依旧是导演理查德·林克莱特所钟爱的时间主题,他曾花了18年来打造“爱在”三部曲(即影片《爱在黎明破晓前》、《爱在日落黄昏时》、《爱在午夜降临前》),这三部曲用时间见证打磨洗礼了一段旷日持久的爱恋,并最终让它落入生活的围兜中。在《少年时代》里,林克莱特用时间记录了一个男孩12年的成长历程,从6岁到18岁,从萌娃到沧男,从懵懂乖巧到心智成熟,仿佛镌刻着成长印记的流年静默安宁地从指缝间悄悄滑过,想要追忆,却无力挽留。而仅仅为一部电影如此持续如此执着如此具有情怀,就足够在这个充满快餐文化的时代里显得出脱而高标。影片的故事虽漫长,但情节却相对简单,片中大部分的剧情都显得波澜不惊,即使在表现人物之间的戏剧冲突时,也采用了淡化弱化处理的方式,做了适合整体风格的消减,这恰恰是导演表现手法的高明之处,即所谓的举重若轻。比较之下,很多反映成长问题的影片都显得过于用力,一些青春成长类影片中常常涉及到的性体验和突然死亡这样的桥段,在这里都是缺省的。影片的细节处理非常出色,伴随着母亲奥莉薇娅的几次结婚、离异,男孩梅森外貌的不断变化,还有那个在不断搬迁的家,仿佛平静安闲地再现着男孩和他家人生活的点滴和琐碎,让观众在感受到生活真实一面的同时,也能感受到时间的无情消逝,在这里,时间展示出了它看上去温和,其实特别残酷的一面。在叙事上,该片有一种悠长舒缓到散漫的感觉,仿佛缺少特别明确的时间点,但稍稍留意就会发现它存在着一些时间分割,如片中技巧地带过的每年大事记背景,最为突出的是以父亲带孩子们外出郊游这样的情节来区隔成长阶段,郊游的情节在片中大约出现过三次,随着郊游目的地的不同,交谈内容的不同,表述着孩子的成长以及不可避免的心态变迁……影片除却再现了少年梅森的学习、生活状态的变迁,其父母的形象也颇具代表性,林克莱特影片的常客伊桑·霍克,简直是出演看上去不着调文艺爹的最佳人选,饰演这样一个父亲形象,伊桑颇有心得,他曾在这方面做过更为深刻的再现,如1996年他创作的小说、后来由他自己于2007年改编执导为电影的《最炎热的州》,在此片中伊桑便亲自出演了缺席儿子成长期的父亲一角。相较之下,《少年时代》里的父亲则显得温馨了许多,这个父亲虽不与孩子们住在一起,但他却定期履行着为人父的职责,做孩子们称职的玩伴,知心的朋友,也给予他们必要的指引,其中在儿子15岁生日时,父亲送给他的自选CD《beatlesblackalbum》,选取了父亲喜欢的披头士成员的歌曲,年纪稍长的观众或许会听得心潮起伏。帕特丽夏·阿奎特饰演了片中那位对自身和婚姻都不断进取的母亲奥莉薇娅,勤勉的她修了很多专业课做了教授,讲课很受欢迎,可她依然对生活迷惘,人生过得七零八落,当她早已再次恢复了单身,从大房子搬到小公寓,要送走即将读大学的儿子时,突然感触地哭了,她结婚离婚,搬家拿学位工作,送孩子们上初中高中大学,“然后呢,就是我的葬礼了吗?我以为会有更多,但其实根本不会。”人生往往很吝啬,它留给众人的,大多是时间的刻痕和不如意的晦涩。通过影片细腻切实的镜头画面,让观众默默地领略到了岁月的纵向变迁,角色所处环境的平行位移以及外貌和心绪的变化,配合非常应景的歌曲,带给了一代人回味青春岁月时所必须的忧伤,当然也给予了必要的慰藉,这是它获得青睐的重要原因之一。片中所选的配乐为影片加分不少,伊始陪伴着仰躺在草坪上望天的六岁小童的音乐是Coldplay的《Yellow》,这段旋律的出现,让观众的思绪一下子有了飘忽感,仿佛进入到了怀旧频道,继而毫不费力地走进小梅森历时12年的成长历程。而作为该片主题曲的FamilyoftheYear乐队的民谣《Hero》,则仿佛贴合着少年的成长心境,淡淡忧伤的曲风和不失个人主张的歌词,也符合梅森的特质。少年的成长不仅仅体现在他的身高、发型和时不时冒出的青春痘上,岁月流转,几经辗转,当初的孩童已经蜕变成为一个气质阴郁有着视觉天分的优秀摄影爱好者。片尾,当他和一个女孩坐在山头看日落时,女孩说:“大家一直这么说‘把握时间’,我在想,恰恰相反,是时间把握了我们。”是的,是时间把握了我们,流光容易把人抛,小小少年成长了。(杂志约稿)少年时代Boyhood(2014)“妈妈你知道吗?我终于知道那些黄蜂是从哪里来的了。”“是吗?哪里?”“我想一定是,如果你刚好把水抖到空气里,然后就变成了黄蜂。”嗯,《少年时代》伴随着酷玩乐队2000年的《Yellow》这样开始了。我终于在今天起笔。原因大概是一个人现在在学校里无聊了吧。哈哈。(一)大计划就在克里斯托弗·诺兰说自己的《星际穿越》中,最大的“反派”是时间后不久,理查德·林克莱特说自己的《少年时代》中的主角是时间。同样是讨论时间,林克莱特用稚拙,但又高明的手段,让时间心甘情愿地、赤裸裸地展现在萤幕上。十二月底,邱志杰老师(当代艺术家)在学术报告厅的讲座中大谈“为什么要大计划”。那么,林克莱特的《少年时代》也确实是一个“大计划”。林克莱特绝对是电影界喜欢大计划的导演。从1995年的《日出之前》,到2004年的《日落之前》,再到2013年的《午夜之前》,几乎每隔十年让伊桑·霍克和朱丽·德尔比出演。1995年还是火车上相互调情的少男少女,2013年时,演员与角色都已步入中年。同样的,埃拉·科尔特兰2002年还是个小男孩,到2014年已进入大学。林克莱特尽其全力让电影时间和现实时间接近,拒绝让特效、替身等因素干扰时间本身的能量。12年间,林克莱特拍摄了《日落之前》、《午夜之前》等电影。他是如何让两个团队在20年间保持热情,让自己在20年间保持热量并操控两个“大计划”。当我们试图想象时,深感林克莱特确实令人佩服。别的小孩演完一部电影后,成了童星;科尔特兰第一次在荧幕上抓住全世界时候,他花了三个小时,在人们的脑子里从孩子成了少年——他成“童星”的时候,已是个18岁的少年。当然,相比《日出》、《日落》、《午夜》,《少年时代》不止是一两个人长了12岁,而是一群人长了12岁。有的人,像两个孩子的父母,一直陪伴孩子在3个小时里“老了”12岁;有的人,像那个水管工人,只有两场戏,分别在不同的年份。剧本在跟随时间变化。这是一个随机变化的大计划。谁会在12年前料到,2008年有一个叫奥巴马的黑人当上了总统;谁会料到,以后的人会用一只手机视频聊天、有一种社交叫做“Facebook”……时间的痕迹是不可预料的,除了政治、科技等,流行音乐每天在更新,也伴随一个“少年”的成长。林克莱特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痕迹,塑造起一个令人信服的12年。浏览《少年时代》的原声带可以发现,从酷玩的《Yellow》到拱廊之火的《DeepBlue》,一些是属于男主角梅森的时代的流行歌曲,还有一些则是来自他父辈的时代,比如迪伦的《BeyondTheHorizon》、麦卡特尼推出披头士后组的Wings乐队的《BandOnTheRun》等。这些生动的时间痕迹,一边在构建具象的时间,一边又是两个时代的交接。与其说父母与梅森、萨曼塔这两个时代的交接,不如说,是《少年时代》的父亲——理查德·林克莱特与他那饰演“萨曼塔”的女儿这两个时代的交接。(二)不再单纯芭芭拉·史翠姗如是唱:记忆,点亮我心底的角落……这是一部献给两个时代的电影。一个是和哈利波特一起长大的孩子的时代,一个是这些孩子的爸爸妈妈的时代。2014年梅森成年、进入大学校园,准确地讲,也就是1995、1996年的一代。和我们这些1994的“孩子”差距还不算大。嗯。我原本以为,美国孩子的同年会和我们很不一样。但“全球化”的今天,很少有东西可以阻止各个国家各个民族会有越来越多相似点。我们的童年也有哈利波特,我们的童年也有酷玩。当梅森的妈妈给他们讲睡前童话故事时,那些熟悉的名字也充斥着我们的童年:哈利、赫敏、桃金娘;我们和他们一样,耳朵里满是谈情说爱的流行歌曲时,还不知什么是爱情……他们可能是收集各种“石器”,我们则是收集各种卡片。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现奇多、妙脆角里不送卡片,开始送代码了。嗯,大概是初中以后。每次看到它们,我总是想,为什么没有卡片了呀?哦,现在的孩子不玩卡片了。哦,我们也要20岁多了。哦,明年就是小学毕业10周年了。哦,不小了……当我们把自己的少年时代浓缩到3小时,在大脑里放映,谁的都是那般平凡、精彩。有人讲,《少年时代》像流水账一样。时间之河不就是这样吗。越来越少的人愿意自己驾驶一辆车,向回忆深处驰去。说不定哪个拐角会让人大笑,哪个储物箱里藏有你的泪水。记忆只会留下那些最令人挂念的片段,然后把它们剪在一起,就像林克莱特做的一样。有多少人希望,自己在回忆的时候,可以由一台机器把回忆记录下来,这样就可以重复播放了。林克莱特构建了一个可以循环播放、可以与全世界共享的回忆。虽然,这个“回忆”是虚构的,但它就像一把钥匙一样,打开我们尘封已久的记忆,我们的过往。逼迫我们坐上那辆驰往回忆深处的车。话又说回来,谁的记忆是没有虚构的呢?姜文在《阳关灿烂的日子》里表达了这类想法。现实和记忆成了我们行走在世界上的两条腿,现实与记忆又分别由真实与虚构两条线索支撑起来。同样是在讲少年时代,姜文的《阳关灿烂的日子》以更为艺术、表现的语言,拍活了“马小军”。这与林克莱特所追求的完全不同,不能比较。两者都是相当出色的影片。随着梅森长大,再也不会像曾经那样收藏石器,或者思考黄蜂的问题。白日梦的时间留给了他的艺术,他的爱情。《少年时代》由一个家庭引申开三组爱情,离异的父母各自的爱情,和孩子的爱情(主要是梅森)。《少年时代》的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是,它没有一个人物是脸谱式的。所有人好像都可以在我们生活中时刻出现。母亲作为新时代女性的代表形象出现,不屈于三次婚姻的残酷现实,一个人坚强地领着两个孩子艰难成长。当孩子们都去了大学,她忽然哭了起来,再坚强的她也掩饰不住自己对现实的恐惧:三次婚姻都结束了,孩子们都送进大学了,自己还有什么目标呢?对于这样一个女强人,似乎对生活的意义迷茫起来,没有目标似乎是现实最残酷的一面。影片从来不会哭惨,不会通过艰难赚眼泪。而是非常实在地告诉你,现实哪里来得及让你流眼泪,即使艰难也要拼命活下去、拼命寻找快乐。父亲的爱情相对于母亲更加简单、顺利。梅森从小乐于思考,喜欢涂鸦,长大后他对艺术的爱好有增无减,成了一个文艺青年。这时的他,面对爱情时也无法遮掩他的艺术气质。这势必导致可能无法避免的痛苦。这是好事吗?大概吧。反正我是这么觉得的。《少年时代》排除了一个量的影响因素:地理环境对记忆的记录。梅森妈妈不停地搬家,就像我们不停地拆迁一样。以为可以承载回忆的建筑、街道都会在明天就不见了。我们竟然找到了与梅森一家的共同点。不过他们多半是主动,我们是被动。气味、颜色、语气、……太多太多可以承载记忆了。说不定哪一天叩开你回忆之门的是陌生人不经意间的一个举动,或者是墙上的污点、午后的茶点。影片更加注重孩子与家庭的关系,即在家庭情况的变化中,孩子的成长。孩子的个人世界并没有过多刻画。当然,林克莱特是有取舍的。作为一个父亲,父母对孩子的影响对他而言,自然要更加清楚,更多感受。这种感受,随着影片的拍摄而不断成长。林克莱特似乎在借助《少年时代》这样一部作品,进行反思。可以讲,《少年时代》中透露着林克莱特的教育观。可以说,影片中的父母,分别在不同的方面成功地担当了孩子们的重要导师。我想,这应当是作为孩子或作为父母最为自豪的吧。影片借助父母离异的设定,故意把孩子与父母,特别是孩子与父亲的距离拉大。林克莱特作为父亲,在做这样的设计时,应该有这样的考虑。他似乎希望让自己可以退后一步,借助剧情中父亲与孩子的距离,看见自己与孩子的距离。而正因为存在距离,交流成了缩短距离的唯一方式。电影中的父母,尝试用自己的方式缩短这种距离,缩短随着青春期到来而导致的更遥远的距离。《少年时代》两次提到“哈利·波特”,一次是《哈利·波特与密室》,第二次是《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两部之间相隔五年。第二次梅森和萨曼塔排队等首售,那时2005年。“哈利·波特”系列,小说是从1997年到2007年,跨越了10年;电影则从2001年到2011年,同样跨越了10年。90后的童年几乎伴随着哈利·波特在成长。英国、美国的孩子们带着圆圆的眼镜,穿着格兰芬多的校服和围巾;在地球的另一段,中国的孩子也这般打扮。“哈利·波特”系列,这一现代童话将全世界的孩子们在魔法世界里相聚。“哈利·波特”本身可以作一篇很有意思的视觉文化研究论文。每当我想到,这代人有“哈利·波特”的陪伴真是很幸运的事。相比后来的孩子跟着智能手机的发展而成长,“哈利·波特”的陪伴似乎即低碳又环保,且浪漫。90年代后的孩子,互相交流的频率当是明显下降的,因为信息传播的媒介越来越多样。要让一个大家都可以相聚、讨论、拥有愉快的共同语言,确实比以前艰难了。“哈利·波特”的出现让这个时代的孩子可以有一个暂时的共同世界。为什么《氷雪奇缘》这样一部从迪士尼史的角度来看根本不值一提的动画片,会这样吸引孩子?这或许和这个时代缺少像有“哈利·波特”这般格局的童话故事出现有关吧。显然,林克莱特发现了“哈利·波特”是讨论这个时代的孩子时所不可能绕过去的。前文讲过“这是一部献给两个时代的电影。一个是和哈利·波特一起长大的孩子的时代,一个是这些孩子的爸爸妈妈的时代”。我这篇文字是从“和哈利·波特一起长大的孩子”的角度来写的。我想或许那些“这些孩子的爸爸妈妈”的影评人若从自己的角度写一篇,当是更好不过的了。毕竟角度有限,有很多无法深入讨论。长大后,自然不再单纯。想得多了,所想的不再是以前天马行空、毫无“逻辑”的想象。每天面对的东西,不再是以“天”为时间单位的回家作业。现实就像“溪山行旅图”一样,“黑压压”地站在面前,逃也逃不掉。人从单纯向成熟蜕变的过程夹杂着痛苦和快乐。痛苦和快乐可能是简简单单的,很少大哭大笑。把自己的20年比作不同的颜料,搅匀后很少是大红大绿,或更多是灰色的。青春的颜色,人生的颜色,何尝不是这样。说是彩色的都只是暂时。下一秒色彩们就混在了一起,就像记忆一样,从不有序地排列。我总是在尝试,是否有可能找回曾经的那种快乐,但这种梦想太过脆弱,太过短暂。一丁点声响就能戳破、就能击碎,瞬间化作烟尘。我一直记得的儿时那般天空已不在了,我想着,是不是因为长得大了,视角不一样,我弯下身子来看看,嗯,还是不一样。哦,大概是再也看不见了。

蜜瓜电影网,更新最快的电影网站,免费提供各类电影在线观看。如果您喜欢我们,请分享给您的朋友,谢谢支持!